快捷搜索:

拉美文学新星成名作《生命的滋味》引进

出版社供图

拉美文学新星成名作《生命的滋味》引进

南报网讯(融媒体记者 解悦)逝世亡不是永别,遗忘才是。探究逝世亡和亲情的动画片子《寻梦周纪行》刷新我们对逝世亡的理解,也让我们看到不一样的墨西哥文化。未读•文艺家新上市小说《生命的滋味》是墨西哥新锐作家莱娅•胡芙蕾莎的成名作,作者以细腻的笔触,全景描画了现代墨西哥的独特肖像。

莱娅•胡芙蕾莎是现代拉美文学潜力新星,入选“波哥大年夜39”青年作家,被赋予“墨西哥精彩青年作家”称号。小说布局精美,已在举世出版24个版本,斩获英国笔会翻译奖、美国最佳翻译图书奖。后者给它的颁奖词是:《生命的滋味》是光与暗、在场与缺席的平衡,读起来有“回家”的亲切感。

书里的故事发生在墨西哥城的一座“钟落小院”,小院里有五套以味觉命名的出租屋:酸、甜、苦、辣、鲜,住着四户人家。以甜命名的房子始终空着……

鲜之屋住着人类学家阿方索,妻子因癌去世后,他终日与两个“更生娃娃”为伴,天天给它们穿衣打扮。阿方索是钟落小院的承袭人,也是他以味觉给每一套出租屋命名。

苦之屋住着一位患有烦闷症和厌食症的年轻画家玛丽娜,自我定位缺掉。然则,她会发现颜色。比如,“痂粉”是你揭开一个痂之后看到的那种粉色,“暮橘”是只能在暮色中才能看到的偏西瓜色的橘色,“忽蓝”是你上一分钟还好好的,下一分钟就悲哀起来……

酸之屋住着皮娜和她的爸爸贝托,她的妈妈切拉为了追求自己的今世舞梦离家出走。皮娜的生长中,母亲缺席,还因亚洲基因被轻蔑、被伶仃。

咸之屋住着安娜和她的家人,蓝本一个幸福的家庭,但因小妹妹的意外溺亡,合家被悲哀笼罩。想要逃离的安娜,抉择在小院正中央开辟一块境地,播种玉米、豆子和南瓜。

空着的甜之屋和埋在小院过道里的那顶大年夜铜钟,仿佛一个带有暗讽的隐喻。

悲哀经常冒充成怪癖,以各类形式取笑眇小的人类,逝世亡,焦炙,畏怯,私见和掉去。听起来,这是一个悲哀的故事——厌食、烦闷、丧妻、丧女……这是一群被伟大年夜悲哀困住的人。在这个小院里,彷佛没有谁是幸福的,以致他们的行径在别人眼中都是怪异的、谬妄的、好笑的。然而,当悲哀与悲哀重逢,当一个缺口赶上另一个缺口,在这里,治愈竟也有了可能。

作者和顺而深入地探究了悲哀与家庭的交织,展现了家庭在掉去与哀伤、爱与日常啰唆这些轮回中的自愈体系。大概,只有真正经历过悲哀的人,才能看懂他人的悲哀,也才会原谅他人的悲哀。就像丧妻的阿方索和丧女的琳达,由于他们明白彼此悲哀的份量,才不会在相遇时向对方投以同情与嘲讽。

《生命的滋味》除了故事本身惹人入胜,在故事的体现形式上也给读者带来更多涉猎体验。这本书有三种涉猎要领——顺读、韶光倒流式读法和单个故事摘离式读法,可谓“一书三吃”。

像岛屿陪伴岛屿,亲密而疏离,这本小说发掘了“间隔感”的美妙,是每一页都透着美味的作品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